考古人员在东华门遗址挖掘明代蜀王府的过程中-云拓新闻网
点击关闭
您现在的位置青岛新闻网首页>>科技新闻>>正文

动物生活-考古人员在东华门遗址挖掘明代蜀王府的过程中

野猪误入南京地铁

考古探秘曾欣本報記者盛利在古代,天府之國成都有着怎樣的市井生活場景?記者從近日召開的成都市考古研討會上了解到,2013年至2019年,為配合「天府文化中心」項目的建設,經報國家文物局批准,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隊(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)在成都市青羊區東華門街至成都體育中心一帶,開展了連續多年的考古工作,發掘揭露出大面積的古代城市遺存。

通過這些文化遺存,考古學家推測當年這裏絕非普通民居。他們認為,這裡是從秦代就確定的政治中心。

在長達7年的挖掘研究中,成都市東華門遺址漸漸揭開它神秘的面紗。這裏,曾是秦漢六朝大城生活區、隋唐至兩宋摩訶池池苑園林區、明代蜀王府宮城建築群……東華門遺址佔地面積廣大,年代久遠,向我們靜靜地訴說著那些朝代的興衰榮辱。

無論是從可鑒定標本數還是最小個體數來看,出土鳥類遺存的數量都遠遠超過哺乳動物遺存的數量,這應該體現了先民對肉食來源的傾向性,相比哺乳動物而言,川蜀先民有可能更喜愛食用鳥類。

摩訶池開鑿于隋代,相傳為蜀王楊秀展築成都子城的取土處,池名得自梵語。唐代中葉以後,此池聲名漸起,已為城內一大勝景,是眾多達官顯貴、文人墨客的宴飲和遊玩去處。除卻園林景觀的功能外,摩訶池亦為唐代成都全城提供了必不可少的生活用水保障。

隋唐時期的大型房屋殿基之上,還殘留着斜鋪的青磚。庭院之外,有磚砌的排水溝一直通往摩訶池,它們共同組成了摩訶池東岸的池苑園林景觀。

探尋河池用途唐代著名詩人高駢以「畫舸輕橈柳色新,摩訶池上醉青春」來描述摩訶池景色之美。

在成都體育中心南側,可以看到隋唐及宋代的鵝卵石拼花小徑保存完好,五代時期磚砌的水井也被清淘出來。

詩句中的摩訶池——一個湮沒在歷史塵埃中的名字,由於東華門遺址挖掘的深入,也開始逐漸走入人們視線。

而從可鑒定標本數上看,貓、馬、狗、豪豬、果子狸與熊等動物遺存數量較少,說明它們可能並不是先民日常生活食用的動物。經推測,貓和狗可能是王府先民飼養的寵物,馬可能是王府飼養的用以出行的動物,而豪豬、果子狸、熊則可能是園囿中豢養的動物。

大城南起成都南邊的錦江賓館,最北大約在現如今的羊市街,西到東城根街,東到太升南路。后成都以此為圓心,向外四面擴展。

五代前蜀立國於成都,前蜀皇帝王建改摩訶池為龍躍池,前蜀最後一位皇帝王衍繼位后又將其命名為宣華池、宣華苑,大興土木,環池修建宮殿,一度成為皇家園林。

「卵石步道的工藝,可能還是長安和洛陽的『舶來品』,因為洛陽東都上林苑就曾發現過這種卵石步道。」易立說。

東華門遺址考古領隊負責人易立指出:「東華門遺址恰好就在大城範圍之內,這裏的高等級建築,極可能就是張儀等歷代蜀地最高長官的官邸或衙門的組成部分。」

易立表示,從隋代至兩宋,摩訶池的歷史延續了600多年。到了兩宋時期,摩訶池範圍開始縮減,但仍不失為城中一大盛景。直到明代,蜀王府的營建以填掉摩訶池為基礎,這個史上著名的人工湖才最終消失。

秦惠王二十七年(公元前311年),張儀、張若等築成都城,其中蜀候、蜀相、蜀守的治所(古指地方政府駐地)為大城,此後的兩漢六朝時期,大城一直作為政治中心。

發現大城所在東華門遺址處在成都的中部偏東,發掘出土了排水溝、水井、灰坑等,以及大量的陶制器皿、瓦當、筒瓦、板瓦、錢幣等生活遺物。

除此之外,考古工作者在這裏還找到了一座巨大的東漢時期的夯土台,並在其旁邊發現了大量精美紋飾和「大富貴」「大福昌」等吉祥文字組合在一起的漢代瓦當,以及模印有花紋的地磚。

經鑒定,出土動物遺存共68978件。其中,出土魚骨遺存的數量為170件、鳥類遺存35048件、哺乳動物遺存30105件。

解鎖飲食密碼考古人員在東華門遺址挖掘明代蜀王府的過程中,發現了大量動物骨骼。

考古人員還驚奇地發現:在哺乳動物中,豬科動物可鑒定標本數和最小個體數最多,且遠遠超過其它科的哺乳動物;其次是兔科動物的數量,這與四川地區如今仍然存在的喜愛食用兔的飲食習慣是對應的。

今日关键词:香港刘娟娟病逝